“那就说说详细的情报吧,我们得开始进行安排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摇了摇头,道:“具体情报我现在是不会说的,这要等亚历山大来了之后才能说。”
 
    贾斯汀诧异的道:“你也太小心了吧?等亚历山大来得多长时间,有这时间我们做更多的安排不好吗?”
 
    杨逸摇了摇头,笑道:“亚历山大在德国,飞机在两小时后就起飞,所以他来这里只需要六个小时,这点时间我们还是可以等的。”
 
    和贾斯汀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,和亚历山大同样没有过厚的情谊,或许三方以后会建立起身后的友谊,但是现在,杨逸觉得还是小心点比较好。
 
    杨逸要的就是三方牵制的效果,所以虽然时间确实很紧迫了,但在亚历山大到来之前,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。
 
    贾斯汀愣愣的看了杨逸两眼,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,道:“现在我已经很累了,我去洗澡,六个小时足够我好好睡一觉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惊讶的道:“等等,你要在我这里睡觉?开什么玩笑,这里有很多空房间,你去开个房间不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贾斯汀板着脸道:“你不信任我,伙计,如果我在你的视线之外你不会担心吗?既然你决定一切都按照规矩来,那我当然要在这里睡觉了,说实话,我还担心你和亚历山大再达成什么私下的协议呢。”
 
    杨逸摆手道:“等等!你不要去洗澡,尤其是不要用我的浴室,两个男人在一起我觉得很古怪,所以聊聊天吧,你来乌克兰做什么?什么是优惠大酬宾?”
 
    贾斯汀叹了口气,然后他笑道:“这都不明白?好吧,我是做什么的,情报,现在乌克兰已经换了主人,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已经跑到了俄国,现在很多人面临着被清洗的命运呢,现在最害怕新正府上台的人是谁?”
 
    得意的笑了笑,贾斯汀继续道:“金雕部队很多人跑去了俄国,但是有人哪里都去不了,比如说乌克兰情报局的某些人,那些替维克托做脏活儿的人,维克托跑了,他们很多人跑不了,这可都是些经验丰富的好手,现在用很小的代价就能把他们招揽过来,我为什么不来呢?”
 
    杨逸皱眉道:“情报局?”
 
    “哦,就是乌克兰国家安全局,随便叫什么啦,都一个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他们不跑,作为最先接触到秘密的人,难道他们不该是最先跑掉的人吗?”
 
    贾斯汀得意洋洋的道:“他们有的是来不及跑,维克托前脚溜走,他们后脚就被人控制了起来,还有的人是觉得自己没事不用跑,只是政权更迭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像苏联解体的时候一样,只不过是换个头儿就继续工作,但他们没有想到,这次上台的人可没那么大方。”
 
    杨逸很感兴趣,他好奇的道:“那么你招揽到合适的人了吗?”
 
    贾斯汀看了看杨逸,道:“怎么,你也有兴趣?”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
 
    贾斯汀把手一挥,很是大方的道:“我要的是分析类的人才,那些行动类的人我不需要,如果你有兴趣,我介绍些给你啊,他们都在监狱里,只要你能把他们从监狱里捞出来,还说什么招揽,他们求着给你卖命。”
 
    “有价值吗?我觉得聪明人已经跑了,似乎不该落到进监狱的下场吧,还有,难道俄国不会收留他们?”
 
    “苏联解体的时候,克格勃驻乌克兰的分部只是改了个名字就成了乌克兰情报局,而乌克兰情报局的人为了清除心向俄国的人可没少出力,现在他们想投奔俄国?你不知道同行是最大的仇人吗?就算俄国人愿意接受他们,给他们一份新工作,你认为俄国人能出得起钱吗?”
 
    非常得意的再次大笑了两声后,贾斯汀指了指自己,然后又指了指杨逸,道:“没人在乎那些注定要被扫进垃圾堆的人,除了我们没人在乎那些会被清理到的人,我们是唯一的买主,如果你有兴趣,欢迎加入这场盛宴。”
 
 第四百四十九章 同意吗
 
    陷入内乱乌克兰就像一块大蛋糕,谁都想上来切一块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盛宴,军火商看中了乌克兰的军火,那些国家看中了乌克兰的人才,以及苏联时期就留下来的技术储备,而贾斯汀和杨逸这种人呢,他们看上的同样是人才,只不过是间谍里的人才。
 
    当年苏联解体的时候,驻乌克兰的克格勃一部分人被清理,但大部分人留下成了乌克兰情报局的一份子,只是把机构换个名字就行,而现在,又有一批人要被清理掉了。
 
    乌克兰情报局其实没有什么特别能拿出手的战绩,不过终究是继承了克格勃的底子,实力还是有的,这么多年乌克兰情报局没什么存在感,主要原因是国家战略变了而已,作为两大超级大国的苏联,和只想过好自己小日子的乌克兰,对情报机构的需求自然大不相同。
 
    杨逸确实是对人才很感兴趣的,能以极低的代价拉拢一些有本事的人,这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别说底薪把人招揽来了,就算能高价把人拉来也是赚的,只不过现在更要紧的是黄金,所以杨逸和贾斯汀只是谈了个大概后,就不得不放贾斯汀去睡觉了。
 
    杨逸不得不睡了沙发,因为贾斯汀不介意和他睡一张床,但是杨逸介意,所以在贾斯汀往床上一躺就开始打呼噜之后,杨逸就只好睡沙发了。
 
    感觉自己还没怎么睡,杨逸就被电话吵醒了,他接了电话,然后没过多长时间就迎来了一脸疲色的亚历山大。
 
    “嗨,我来了,贾斯汀在哪儿?”
 
    杨逸刚打开房门让亚历山大进了屋,然后贾斯汀迫不及待的道:“我就在这里呢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,我们开始吧,现在你可以说出详细的情报了。”
 
    亚历山大坐在了沙发上,然后他朝着杨逸挥了下手,道:“我们的人已经开始集结了,最晚二十四小时之内就能完成集结,现在该说说都需要做什么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沉声道:“黄金会在五号运走。”
 
    贾斯汀愣了一下,然后道:“是三月五号,不是四月五号也不是六五五号对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
 
    “哦,谢特!那就是后天!你真不该浪费六个小时,好吧,说些具体一点情报。”
 
    杨逸继续低声道:“五号黄金运走,美国人会派一架飞机来基辅机场,具体时间还无法确定,但是我们知道了美国派来的飞机是一架波音747,联合航空公司的民航班机,机号176.”
 
    贾斯汀呼了口气,道:“知道做这件事,你们总得做些什么。”
 
    亚历山大揉了揉下巴,道:“风险不小,但是可以试试,如果那时候真正的飞机来了,那就只能硬抢了,所以还得做好战斗的准备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亚历山大看向了杨逸道:“美国人是什么身份,cia?还是五角大楼,又或者是白宫。”
 
    杨逸沉声道:“听起来不像是官方行动,倒像是美国某个大人物的私下行动,我有录音,你们可以听一听。”
 
    杨逸把前后两次录音放了一遍,等着听过录音之后,贾斯汀很是满意的道:“没错,听起来像是某个大人物私下的行动。”
 
    亚历山大也是沉声道:“但还是得处理干净,否则后患很大。”